• 0318-2188865
  • 打造衡水地区最大教育综合服务平台
搜索

《梧桐花 》卷首语

2019-12-19 18:3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301| 评论: 0

  老家的院落里,曾经有一棵高大的梧桐。春天浓郁的梧桐花香,夏天茂盛的枝叶翠绿,秋天颓败的落叶霜染,冬天突兀的姿态遒劲,如一幅水墨,似一张画卷,深刻在我漫长而幽远的岁月记忆里。

  那是我童年生活的自然背景,年长日久,只剩下残存心间的模糊的影。

  我从那棵梧桐树下启程,过了大半辈子,却并不知道是梦想遗落了现实,还是现实抛弃了梦想。青春往事,过眼云烟,那些年许过的愿,做过的梦,努过的力,如今都化作一身疲惫,两肩霜花,凝结了汗水,映照了风光,冷却了心房。暗夜里,我仰望星空,倘若每个人都对应着苍穹中璀璨的一颗,哪一颗会是我?

  我特别羡慕会写作的人。写诗,写歌,写小说,写时评,或者写杂文,他们以文字的方式和篇章的格局表达对生活的热爱,展示对问题的思考,抒发对时代的情感,他们将自己思想的脉络刻印在字里行间,成就不负年华的人生铭记。每当读到精彩的作品,哪怕作者仅仅是几岁的孩子,我都肃然起敬,抑制不住情绪的翻滚——我为什么不试试?

  写作是一种没有经济成本的恬淡的生活方式。我也曾试着写作,以图能有所长进,有所收获。十余年来,我在自己的博客练笔,我拿工作的机会作文,我读着余秋雨的作品学写散文,我照着牛弹琴的风格学写评论,甚至,我还倚靠读过的几本学术著作和学界杂志一本正经地撰写专业论文,而今回想起来深感自不量力,可笑至极。大家的文艺境界,岂是我这等名不见经传的码字工可以企及的。

  同样的景致,同样的相机,有的人拍出来,惊艳四座;有的人拍出来,乏善可陈。同样的题材,同样的键盘,有的人敲出来,精妙绝伦;有的人敲出来,索然无味。或许,这跟一个人的视野、能力与修行有关,决定于对生活的领悟深度和对专业的专注高度。身处谷底,听到的是鸟鸣悠扬,闻到的是野花飘香,而伫立峰巅,则又是完全不同的境界,阅见的是日出日落,漫观的是云卷云舒。

  一路狂奔,前面依然是大路朝天,而我却湮没于一骑绝尘扬起的无尽烟尘中。回首来路,有荆棘,有坎坷,而那些颇费周折码起来的字,或如冬天野草般荒芜,或如江底泥沙般沉寂。我在热点与流量的追逐中渐渐迷失了自己。停下来,静下来,让心灵做片刻的休憩,或许,才能远离喧闹倾听源自心底的真实声音。

  生活不该是如此灰头土脸的惨样。蓦然回首,物是人非,青丝白发,断壁残垣。我在精神焦灼的时刻又想起了老家的梧桐,只有那里的安宁,才能容心灵的安放。那地方,有远离熙攘的一树一树的花开,有从不喧嚣的一年一年的荣败,那地方,时光拨弄了琴弦,岁月抚慰了痛伤。

  梧桐,生在田间地头,长在街头巷尾,身材高大却没有高贵的气质,枝叶繁茂却没有迷人的姿色,身份卑微,品相一般,注定难以成为都市的行道树,公园的座上宾。何况,梧桐质地松软,不像檀木一样香气芬芳,色彩绚丽,百毒不侵,万古不朽,也注定了梧桐难以被世人青睐,塑造栋梁。

  但就是这样的梧桐,摇曳了我童年的抒怀。要是没有它的庇护,我所有关于童年的记忆可能早消弭于往事如风的浩瀚无垠。我喜欢,那梧桐花开清淡的香气,我爱怜,那梧桐树下斑驳的光影,我怀念,那梧桐记忆中再也回不来的时光流年。当我将这洒落时光深处的味道和画面在心中重新匹配,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,过往的烟尘弥漫,顿时让位于晴空高远。

  梧桐是不灭的记忆,梧桐是恒久的念想,就让我以琐碎的文字,来渲染珍藏心底的那份眷恋与美好。

相关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