衡水精英教育:0318-2188865
切换到窄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衡水家教,首选衡水精英教育
查看: 1248|回复: 0

[衡水五中] 2017叶圣陶作文大赛衡水五中初中部海选精评作文十则

[复制链接]

128

主题

137

帖子

673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734
发表于 2017-4-10 13:2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知识积累
衡水家教老师: -

他们俩


九年级181班 张天和


姥爷是一名军人,姥姥是一位小姐。

姥姥年轻时貌美如花,姥爷也是一表人才,两人自是般配,姥姥对自己的容貌很是满意,常常向我们炫耀道:“我年轻的时候,多少男的围着我转,我和你姥爷第三次见面,快订婚时,他给我倒水,看我看得入了迷,水溢出了杯子都不知道。”姥爷在旁也是满脸通红,反驳道:“你还说我呢,看到我被水烫了,还不是赶紧把我手拉过来给我吹吗?咱俩可还没订婚呢,不检点!”“你,你……”“你什么你。”两人脸一别,谁也不理谁。

文革的时候,姥姥也受到牵连,红卫兵找上门时,姥爷挡在门口喊道:“这他妈是我的老婆,谁敢动,一谁小犊子。”更甚又在部队里找两小兵,在门口戍住。

姥姥喜欢读书,老了老了眼神不好,每天闲着,姥爷都为她读上一段,带着乡音,读得磕磕绊绊,姥姥也听得入神。

姥爷爱抽烟,是年轻时落下的毛病,干什么都离不开烟。姥姥看她抽得厉害,整日咳嗽,心疼得很,就不让他抽,把烟藏到这,藏到那,姥爷就是找不到。一两天还好,多了就忍不住了,书也不给姥姥读了,在沙发上一躺。姥姥也不给他做饭,姥爷一连在外吃了好几天,外面菜咸,姥爷吃不惯,嗓子都哑了。最后还是姥爷服了软,强拉着姥姥到书房。姥姥看他的嗓子,没奈何,只得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条烟,两人又没事了。

但谁也没料到那一天。

姥姥散步,出了车祸,所有的亲人疯狂的奔向医院,医院中一片肃静,静得令人发抖。病床前,姥姥在弥留之际,将姥爷唤到床边:“每次……都,都幻想着,能,能有一次婚礼,可……算了,允劲,你,你要好好的……”姥爷扑到床边,大哭道:“别走,你说要跟我白头偕老,你,你忘了吗?”可是一切都没有用了。

没了姥姥后,姥爷过一个月也没事了,我们都暗暗放下心来,却仍有一丝不快。等到姥姥一周年祭日,烧完纸,爸妈都出去了,我因有些疲倦也回家了。到了家门口,门半掩着,里面还有些响声,我很是好奇,悄悄向里望去。

姥爷身着新衣,屋里挂着许多红纸,姥爷抱着姥姥的遗像,大喊道:“今择吉日,趁此春色正佳,柳姿依依,特将宋允劲与李淑云结为夫妻,望其白头偕老,共贺共贺。”将遗像轻轻放下,“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。”再捧起,放在胸口道:“淑云,今天,你是我的新娘……”


点评:

是什么让人热泪潸然?平平凡凡的琐事,磕磕碰碰的相伴,相扶相护的付出,你恩我爱的缠绵……当时只道是寻常,蓦然回首杳如烟。(王晓蔚)





子欲养而亲不待


九年级183班 宋骏璇



“你姥姥没了。”

仿佛一枚炮弹呼啸着炸裂在耳边,耳膜被碎片穿透,头脑中混乱如出现故障的老式收音机,“嗞”地向周边传递着令人晕眩的讯息。

我怔怔的抬起头,面上是惶然与不可置信:“怎么可能呢?不可能啊……”我用发颤的声音向爸爸探询着。

爸爸避开我的视线,抿了抿嘴,似乎在斟酌什么,这样静默了几秒,他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今天早上四点多没的……你妈她已经回去了,我跟你老师请了假,走吧……”说着话,他牵起了我的手,拉着我走出寝室。

而我就怔愣着,一任他拉我离去。




走到操场时,我忍不住问: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嗯?”

“早上不应该就告诉我吗?”

“你上午要考试,再说,事太多,顾不过来……”

“回武邑?”

“先回家,换厚衣服,老屋冷。”

记不清怎么回的家,只记得到家后,爸爸找衣服,我一个人走到阳台上,望着窗外。冬日午后的阳光照进屋内,热量却被窗户隔绝在外,寒意悄无声息的侵蚀着我的四肢百骸。

恐惧席卷了我的全身,我慢慢的蹲下身子,听凭泪水将我淹没……



走近灵堂时,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,我攥着爸爸的手不由得紧了一紧,随后看见妈妈跪在那里。

后来,妈妈拉着我,跪在姥娘面前,哭着,哀求着:“娘啊!璇璇来看你啦!你睁睁眼,娘啊——!娘啊!你看看吧……”

我的眼泪,汹涌得更加肆无忌惮,妈妈照顾姥娘时的画面,我与姥娘散步时的对白,姥娘护着我不让挨打的身影,姥娘过生日时的笑容……各种画面与声响在脑中放映着,姥娘你怎么能走呢?你还没有看我上大学,没有等我赚钱孝敬您……我在心中无声呐喊着。

回过神来,我已穿着孝衣,跪在堂前,身边是妈妈的声音:“我才明白什么是‘子欲养而亲不待’,我还没带她去旅游啊——!”

我没有说话,只是抱了抱妈妈。

是的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
点评:

洗练无痕的白描,干净得不能再干净,精炼的文字背后却是暗流涌动,情淌若江河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千古遗恨,人我共鸣!(王晓蔚)




落尘不改,此心依旧


九年级207班 张靖轩


倘若以生命度量时间的长短,倘若借余生回味往昔的璀璨,倘若岁月的尽头里有真情呼唤,也不枉你,这一世桀骜。

自古有训:戏子薄情,薄如一面。寡义之中他伸出双手,穿过阴晦,又有几人能懂他那份深藏国家大义的铿锵之声?

初年的你轻唤一声小楼,台前戏下,仿佛坐拥整个世界,两相依少年,一舞夕阳下。却当真是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”,本以为可以就这样,莫逆相交,就这样谱一世霸王别姬。那人珠冠作饰,锦刺为袍,连流年也爱惜那华腔余韵。但当烽烟埋葬家乡、战火湮没光明,戏曲化作刚强,哪怕背离至亲,不畏。

日寇犯我中华,焉能不战!

就算只身独闯,也要尽力一搏;就算小楼来劝,“你还是你的虞姬,我还做我的霸王”,他已深知,此刻的一切早已不是昔年那般模样了。

当流星以最后的绚烂划过天际,当霓虹再以跨日的姿态呈现,叹息,绝唱。

我本是男儿身,又不是女娇娥!

面对背叛,他宁愿独自承受。甚至放下尊严也要将段小楼从菊仙身边夺回。那一刻的他,以极具病态的心理面对着这个他所痛恨的世界,不甘,再来。

批斗之后再次登台,在被世人指名骂姓之时,戏幕后台的他,再最后扮一次虞姬,再以细腻的手法描摹出绝美的容颜。缓缓踏上这爱恨交织的戏台,叹不完这红尘无常,宿命注定憔悴。

日薄西山,斜晖下一支剑舞,剑上射出一道道清冷的光,穿心刺骨。或许真是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吧。一曲终了,虞姬的结局也便变成了他的结局,是一缕倩影还是一腔热血,无所谓了。

还记得他那疯人之谈,疯谈有心之人却似狼心狗肺,疯谈明理之世却阴暗难辨,疯谈这世间到底何为正道,最终无言长笑,试问人心,到底,疯的是谁!摸索故人终场戏,比死亡更让他痛苦的是人心吧,泪眼望向家园,眸中荡漾回转的是污浊之世残存的光明。

既然苟活不能忠骨报黄沙,那就留一曲《霸王别姬》,任凭世人去评道。璀璨星河中,他的魂化作最刚毅的一颗,日夜守护着这片无数血肉之躯换来的太平盛世,他应该会笑吧,就像当年少儿郎那般,管他忧愁为何物。

若知成败得失,悲欢沉浮,在死亡面前终将逝去,我们应该看见的是那一支倔强独舞。

春深处,茶花落,谁知他,当年负韶华?


点评:

霸王别姬,千古绝唱唱到今;小楼蝶衣,莫逆相交断肠人。情为何物?让人柔情百结肝肠断;生为哪般?使人绝情弃义背前缘;死有何惧?不过是情为刀斧利如剑!——是怎样一种荡气回肠,演绎出如此销魂悱恻的华美离殇?! (王晓蔚)




虐心三角恋


七年级250班 潘娅璇


世界上最虐心的事是什么?三角恋。世界上什么最稳固?三角。

哈,三角恋?我们学生哪有什么恋爱,还是三角恋?别闹了。但是,你绝想不到,我们正在三角恋中徘徊……

半个月之前,我还与假期在热恋之中——我是多么喜欢它,好似鱼儿离不开水,鸟儿离不开天空,我与它玩耍,嬉戏,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,在公园里欢笑,在电视机前为贫困的人祈祷,在马路边拍照,在池塘边赏景……我喜欢假期,我渴望在假期中寻找快乐,寻找自在,放松自己,愉快身心。

我喜欢假期。

不幸的是,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,假期不喜欢我,它喜欢的是作业。不知假期被作业哪方面吸引,是语文的文学气息?是数学的无限奥秘?是英语的洋气?搞不懂它,假期每日缠着作业,每天的生活必有作业,不论是语文习字,还是英语习题,数学计算,它全部接受,按时完成,不畏“艰辛”,只为博得作业一笑,夺取作业的芳心——哪怕只是一个微笑,一丝欣赏,它也可以无止境的拼命,让作业充满到自己的生活中去。

假期喜欢作业。

但假期也没能如愿以偿,它所喜欢着的作业,早已爱上了我——无奈啊,这位朋友整天缠着我,我已拒绝多次,它仍不改初心,每日每夜缠着我,早则至傍晚,晚则到深夜,它已经接近疯狂了!我却摆脱不得它——介绍我俩认识的是老师,本想与它好好做朋友,却遭受了疯狂的迷恋。我摆脱不得它——家长是站在作业那边的,恨不得我们俩早日“成亲”。作业趁着人多势众,乘胜追击,我却不得不屈服在它的魔爪之中,动弹不得。

虐心!实在虐心!恨!真恨!可我又奈何?无法博得假期的青睐,又不得不接受作业的迷恋,本属于我与假期的二人世界,却招来第三者作业的麻烦,假期甩了我,跟了作业,我被逼与作业成亲。

虐心三角恋,已经定形,任它虐我千百遍,我却待它如初恋,奈他如何?坦然接受吧……


点评:

平凡不过的学习生活,经小作者幽默拟人的生花妙笔,竟显出盎然的情趣来。充满灵性的文字和视角,顿使枯燥的生活充满“湿”意(诗意),使苦涩的艰辛结出乐“果”。点“石”成“金”啊!(王晓蔚)





哥哥,你很好


七年级285班 王湘雨


太阳总是在那个时候俯视着大地,映得天边有些红,将一大一小的影子拉得好长,好长……一个大男孩和一个小女孩,小女孩抱着大包大包的零食,喜滋滋地又蹦又跳,而大男孩总是习惯性的扶着小女孩的肩问:“哥哥好吗?哥哥好吗?”而小女孩总是笑而不语,她在前面跑,男孩就在后面追。

那年,他还小。妈妈逗他说:“我给你生一个小妹妹好不好?”他摇摇头,说:“我把她扔到垃圾桶里!”然后他真的有了一个妹妹,那就是我。他没有把我扔到垃圾桶里,但是我常常无辜地伤害他,他常常无辜的受委屈。只有在我呼呼大睡,月儿悄悄地爬上天空,群星点亮街道时,他在被窝里小声地哭泣,谁也不知道。

他长大了,总是守着他的妹妹。他陪我玩,哄我开心。我委屈的时候帮我止住泪水,说各种有趣的事。

他虽然长大了,但是我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孩子,常常为一些小事赌气不开心,而他会买一块巧克力试着让我高兴。我却将它狠狠地摔在草丛里。等他弯腰捡起那块可怜的巧克力时,我已不见踪影。

终于,那大红色的录取通知书来临。他带着那份荣誉,提着沉重的手提箱,乘着飞速的火车,离开了家乡。是呀,外面的世界无边,他不再是那个大男孩,他有更好的前程,而不是窝在一个小地方,局限自己的视野。

妈妈问我:“你想他吗?”我说不想。因为他不再是小时候那样,常常问我“哥哥好吗”,也不会在我生气的时候给我一块巧克力。我们之间生疏了,都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好像隔着一层薄冰。有时甚至为一些事情吵架。在我无理取闹的时候他瞪我一眼,虽然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我不对,是他对我好,但是我无法理解他教育我的方式。

翻开他的书,上面画的是辽阔的海域,设计精良的战舰,是我无法理解的一串串数字,是一个个无法理解的英语单词。而我还在点和线之间迷迷糊糊的转圈子。是呀,我们早不在一个世界了。

他对着手机傻笑,上面发的是他打的一个个有趣的语音。而他对我常常是沉默不语。我知道,和我相差九岁的他最好的伙伴是他的同学,他已经上大学了,不只是让我开心的那个年龄了。

妈妈问我:“你不想他,他对你不好吗?”仔细想想,哥哥对我很好,虽然常常对我沉默不语,但是是无声的关爱,正是因为时间的推移,让我们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他从陪伴我,哄我开心,变成了照顾我教育我。考试考砸了,他为我做的是满满的批注和分析。教我二元一次方程,还时不时地说我是“榆木脑袋”。“榆木脑袋”想买书,付钱的总是他。“榆木脑袋”留下一烂摊子,他负责收拾残局。“榆木脑袋”饿了,负责做饭的也是他。他总是在背后默默地付出。

也许,我错了,时间总是改变一些事物。他虽然不爱跟我说话了,不和我一起玩了,却用另一种方式关注我。他用行动默默支持我,用行动默默鼓励我。

大男孩成熟了,小女孩长大了。

假如,那个大男孩又扶着小女孩的肩问:“哥哥好吗?”小女孩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哥哥,你很好。”


点评:

成长,就是这样的点点滴滴,浸人肺腑,当初的少年,如今的青年,当初的小妹,如今的大姑娘,年龄在增长,性格在成熟,不变的是兄长之关爱,兄妹之情深,这份仁悌,让人感动,让人温馨。不管外界怎样变化,人怎样变化,亲情,是维系一生的港湾。(王晓蔚)





“爸爸牌”焖面


七年级256班 温新霞


一阵开门的声音传来,随之传来的是爸爸的声音:“闺女,明天我给你焖面条啊?吃吗?”要说起爸爸做的焖面可是“天下一绝”,色、香、味俱全,可我却翻了个白眼,不屑一顾。为什么呢?

因为啊,两个多月前,我就跟他提过我想吃他做的面这件事,在学校里的我十分想念那碗专属于爸爸的味道。他啊,满嘴答应着,答应着答应着,两个月过去了,我还是没见到日思夜想的焖面条。唉……

我也曾埋怨过他,可他总笑嘻嘻地说:“谁让我太忙了呢?下次,等我不忙了,一定给你做!”

不过呢,我也理解他,爸爸是一家配货站老板,每天“日理万机”,今天,是车出故障了,明天,是哪个单子出问题了……他很“笨”,这些小事都是亲自解决,明明可以让别的司机盯着,他却撸袖子亲自上阵。

所以啊,每天不到七点总有人给他打电话,那准得,我家就没上过闹铃!如果,他磨蹭一小会儿,那么,恭喜,他的手机将会一直响,而我们呢?可以听一早晨的交响乐(因我爸爸有两部手机)。

我与妹妹一起床,看到的画面一般是:妈妈给爸爸找衣服,而爸爸呢?一边接电话一边穿裤子,而在一边的另一部手机也在响,挺和谐的画面,可爸爸他却不知有多累。

爸爸晚上11点多才回家,进门第一句话是:“媳妇有吃的吗?我快饿死了!”因为,他实在太忙了,忙得顾不上吃饭,所以,只有回了家,他才解决自己的肚子。

今早,爸爸说,他要去广东出差,而妈妈又让我去买东西,看来,想吃面条,半个月后才行喽!我对爸爸嘱咐了几句,就下楼了。

买完东西后,我回到家,爸爸的拖鞋一如既往地躺在玄关处,唉,真失望!

可是我一抬头,发现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正摆在桌子上,那不正是我想念已久的“爸爸牌”焖面吗?

妈妈说:“那是你爸给你做的,他急忙做完就走了,自己却一口没吃,他还让我嘱咐你好好学习……”

那碗面条好香好香,吃得我想哭。


点评:

先抑后扬,余音袅袅。前面一直铺陈爸爸忙,爸爸忙,“爸爸牌”焖面我吃不上,吃不上,最后陡然“面在人已远”,真是“父去爱未离”呀。(王晓蔚)





我依旧爱你


七年级261班 李晓晴


翻开一本旧相册,一张张照片,一个个回忆,照片上的母亲总是笑的很开心,饱满的额头,有神的眼睛,红红的面颊,那时母亲好像还没有那么老,如今时间在母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皱纹,连风都无法抚平。

小时候,我离她很近,只隔着一层衣服。家里不是那么有钱,上学她总是骑着电动车送我。那天,半路雨忽然来了,肆无忌惮地落下。无奈她只好买了一个雨披披在我们身上,我抱着她,能感受到透过衣服传来的体温。到了,她望着我湿湿的头发,匆匆地擦了两下,便笑着目送我。

后来,我离他远了。隔着一面厚厚的墙,墙上有一扇门,挂着一个锁。我不愿意打开,她也不愿打扰。偶尔,交谈两句,又被电话打断。静静听着她与别人交谈,笑得那么灿烂,然而挂了以后却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。张开的嘴又闭上了,她已经够累够烦,何必又将我的那一份放在她身上。戴上耳机放着音乐,掩饰着我内心的烦躁与寂寞。后来习惯了,一点点变得坚强,我以为她已经习惯了我的坚强,我也习惯了她的冷漠时,她却慌了:再也找不到走向我心的入口,而我也不知道再怎么开口,像两条船在茫茫大海中行驶,没有方向,也没有希望。

家里的家具换了一批又一批,身上的衣服一件比一件贵,却再找不到那从前的温暖。我开始了反抗,在那心墙的门上封了一层又一层的胶带。沉默与吵闹成了常事,哪怕她打了我,我还是一个表情。是真麻木了吗?我不知道,但确实伤了她,她向我哭。心确有波澜,但依旧不动声色。她走了,我的眼泪才随着窗外的风落下。没有哭声,只能听见泪水落在豪华的瓷砖上的声音。

直到那一天,我轻轻翻着一本很旧的相册,看着上面一点点变老的她,回忆着儿时的点点滴滴,才猛然发现,我在建起强坚的堡垒时,把她隔在外面了,当我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再怎么也出不去了。

我仿佛下定了决心,打算打开那扇门。手放在门上颤抖不已,不知是害怕还是激动。我曾无数次想打开它,但总在最后又将手悄然放下。这次我没有再退缩,推开门,抬眼便看见那个雨天,浑身被淋湿的她,比现在年轻的多,她慌张的看着我。这时我才明白,原来她对我的爱从未变过,依旧像那年的她一样。而我也依旧依赖她,就像那一年的我一样,还可以大声地说出:“妈妈我爱你。”


点评:

一段成长,一段曲折,一番思绪,一曲恋歌。“我”在成长,“妈妈”却没有跟上相应的教育措施,造成了母女间的隔阂,幸亏女儿懂事,心疼正在变老又“慌张”的妈妈,又打开心门接纳了妈妈。但“妈妈”能不能跟上沟通呢?——家长要跟孩子一起“成长”哦。(王晓蔚)






外公的老房子


七年级261班 孟晗


初冬的寒风,在凌乱的落叶和干涩的空气中穿梭呜咽,午后的阳光,斑驳在被日日侵蚀的木门上。

阴暗潮湿的门道里,扑面而来的满是腐朽的味道。“咕、咕……”受扰的鸽子拼命拍打着翅膀。还记得第一对鸽子是外公为了哄我开心才养的,小鸽子刚来时大约两个月大,绒毛还没退太干净。绿豆、小米、高粱……外公每天变着花样喂它们。那时,对我来讲,最有趣的事便是学着外公喂鸽子了。记得有一次,我拿了一些豌豆,谁知还没等我把豌豆撒在地上,一只性急的小鸽子就扑棱一声飞过来,直接从我手里把豌豆夺走了。它高高翘起的尾巴差点没拍到我的脑门上,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哇哇大哭起来。最无语的是外公不但没有哄我,还在一旁哈哈大笑。如今笑声没了,外公走了,坚守这里的,只剩满目荒凉和不肯离去的小鸽子。

北屋的门半敞着,空荡荡的屋子里,光板的双人床固执地斜躺在角落里。两年前,六月,外公安静地躺在这张床上。外公的手——冰凉,让六月骄阳为之汗颜的冰凉。当亲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声响起时,我却只是木然地跪在那里,哭不出来。外公走了,人群散了,人群散了,只有扯心扯肺的疼一直被遗忘在这里。

阳光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,铺在墙上、床上、地上……这座囊括了我的童年和外公的一生的老房子,就这样,静默在初冬残阳的余晖里。一只误闯进屋里的小鸽子,惊恐的四处寻找着出口。惊飞的尘土迷进眼睛里,再也揉不出来。

外公的老房子,老了,一同老去的,还有我童年的梦。


点评:

像一曲悠远而绵长的曲子,略带伤感,却舒缓而平静,岁月悠悠,屋在人空,物是人非,我们只能随着时间的流淌,往前走,往前走,与过去挥挥手,挥挥手。(王晓蔚)





我的孤独,你的汗水


七年级253班 尹苏畅


夹杂着雪粒的寒风呼啸而过,细小的雪花化作锋利的刀刃,生生划过我的脸颊。

头发早乱成一团,身上的衣物被风雪染湿,书包早在路旁的泥浆中变成了泥土的颜色,我无动于衷,只匆匆赶路。

“咚”,书包终于跟不上我的步伐,又一次翻落进路边的泥洼内。我仍面无表情的将它狠狠地拽出来,脚步却乱了。脸颊上一滴水划过,也不知含着几分雪水几分泪。

今天本是作为小学生的我最喜欢的周五,可我在校门口等到人群散尽华灯初上,却不见父亲的影子。寒冷和恐惧一点点酿成愤怒,我不得不步行踏上回家的路了。

家是爷爷奶奶当年购置的二层小楼,离学校远的很,平时父亲开车送我上学要七八分钟,可我只有一双腿。

我是走了多久呢?反正等我跨进家中金色的大门时,双腿早已僵冷。

但父亲的车不在车库,他还没回家。

我心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,却夹杂着一丝悲凉——如果当年父母没有离婚,我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吧?我当即决定等父亲回家问个清楚,为何把我忘在了学校。

我坐在自己房间的窗前,全然不理自己一身狼狈,目光牢牢地粘在那金色的大门上。细细的雪不知何时停了,太阳也在我的等待中溜得无影无踪了。我的目光透过夜色,视线逐渐模糊了——我的眼皮沉重了,一点点地阖上。

浓浓的睡意袭来,我的意识逐渐模糊了。正半梦半醒之时,一道白光突然在我面前闪过。我皱着眉微微睁了一下眼睛——是父亲的车!他回来了!我睡意全消,猛地站起身来,又急急地找来厚外套穿上。正准备下楼与他理论时,向窗外不经意的一瞥,使我顿住了脚步。

父亲的脚步很是不稳,摇摇晃晃,像是——喝醉了。我诧异的皱眉,父亲不是讨厌喝酒的吗?怎么——

难道是应酬?

我的心突然沉下来,我从没意识到父亲从不缺应酬的,我只知道我总见不到他,他从不陪我吃午饭和晚饭,却从没想过,我想他时,他身在何处。

怒火被无尽的悔浇灭。

最苦的不是我啊,是与母亲离婚后不得不只身撑起这个家的您啊,父亲。

一滴温热的液体溢出眼眶,我慌张地抬头擦去。再望向窗外时,院子里早没了父亲的身影。我悄悄打开房门,听父亲沉重的脚步声在长长的走廊内回荡。我看着父亲摸到自己房间的门把手,一头栽进房间。

门关上了,偌大的房子依旧安静,唯有走廊尽头的一个蜷缩着的身影,低低地哭泣。

晚安,我的好爸爸。


点评:

一个缺少主妇的家庭,父亲忙于事业,无暇照顾孩子,孩子在爱的荒原中饮恨成长。可当看到父亲的潦倒模样时,小小的心灵又充满了心疼和敬爱。在一个需要爱和照顾的年龄,“我”被迫忍受孤独和冷落,却又能按捺下心头的孤独和冷落,去体谅忙于生计无人关爱的父亲。“我”的孤独,让人心疼,“我”的善良,让人起敬。

曲折的叙事,鲜活的白描,显示出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。(王晓蔚)




华山游


七年级261班 高宗元


清晨,我们驱车赶往华山。

呦!那么多人。等来等去,终于开始上山。

站在山脚向上望,一阶一阶磨得发亮的石台阶绕山而上,阶面窄得只能容下大半只脚。扶着扶手,刚开始慢慢走,后来胆子大了,步子渐渐加快。不经意间向下一看,吓得一缩脖子,虽不如刀削斧劈,可也是怪石横生,几乎垂直的坡,长着点荒草,还有稀疏的小树。踢一块小石子,“骨碌骨碌”地从草间穿过去,从树边划下去,越滚越远,不见了踪迹,没有了回音。可越是这样,就越渴望向下看,半个身子伸了出去,又飞快地缩了回来,心扑通扑通地跳,才觉得刺激。

继续向上走,过了索道站,便有更多景点了。

呵!路中央拦着一块巨石,从岔路绕到它的背后,才瞧见台阶,扶手已换成了铁链,有人的小臂那样粗,一丝铁锈都没有,反倒油黑油黑的,在阳光下耀人的双眼,像一大块经过无数遍擦洗的黑玉石制成的。铁链沉甸甸的,靠在石头上,十分结实。

继续转玩,到了金庸老先生笔下“华山论剑”的地方,那儿是一座独立的峰,从山体中突出来,不很大,四周围了栏杆,向远望,缥缈的云雾笼着奇险的山峰,犹如仙境;再回望那一片空地,金老先生笔下那次华山论剑的景象愈加清晰,各路英雄好汉,在这里身形转动,各显其能……

出了这里,到了一处山坡,这里也是铁链做扶手,路更窄,只能过一人,阶面更小,只能容半脚。眼看人们慢吞吞地向上爬,我直接从铁链另一侧的山坡上了去。一上去,豁然开朗,一条长长的石路上下起伏,两侧是悬崖峭壁,远处又是一座山峰。

无奈何,走吧!上去,又下来……终于到了主峰山顶,是一个斜坡,飞快地跑上去,双手紧扒着地,生怕一不小心掉下去,那真是惊心动魄。

风起来了,不愿被它困在山上,打算坐索道下去。回去的路上两侧是平坦的,有很多树,让心稍稍平复了一下。

上索道了,向上看,山顶渐渐远我们而去,向下看,已无法移开视线,书中写华山如刀削,如斧劈,可登了那么长时间的山,没有觉得那么夸张,到这时才发现真正的奇险,好像被宣花斧一斧一斧劈开的,巨石表面光滑,在夕阳下照出各种红,暗红,鲜红,火红……

华山名传千古,果然耐人寻味。


点评:

简练处惜墨如金,没有废笔,重色着墨处描写老练,比喻形象。以时间和行踪为线索,详略如织,起伏如澜。下笔干脆,鲜活蕴藉。(王晓蔚)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衡水小升初奥数视频课

衡水小升初真题卷



版权所有:衡水家教 |网站地图|冀公网安备 13110202001225号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